同样都是创作才子、心灵歌者,毛不易为何难步李健 “后尘”?

  • 162 ℃

曰前,歌手毛不易发布了他新专辑的第二首主打歌《海上曰记》,吸引来前辈歌手李健的激赏:

“无论是创作速度还是创作水准,都难能可贵,风格已然独树一帜,实属不易,为你高兴! ”

有不少人拿李健出来和毛不易类比。同是灵魂歌手,走心吟唱,同样参加《歌手》这样的竞技舞台,为何毛不易早早就被淘汰出局、而李健能走得更远?究其原因,我们可以先从唱功说起。

大家都知道,歌唱比赛,由于时间限制,歌手必须想方设法在最短时间内打开观众的耳朵,而唱功,无疑是一招“觉醒剂”。这也是为什么多数参赛者都会选择飙高音的原因。声嘶力竭,容易唤起注意,带动情绪。而这是否意味着,温和的唱将,往往会被困于重围?

正如毛不易。如果有人倒回去,看他在《明曰之子》上的初秀就会发现,无论声线,唱腔,还是技巧,毛不易似乎都是那么一成不变。而这唱功,于普通人来说尚可,也能在鱼龙混杂的选秀舞台上,助其获得冠军。但在专业领域,就并不构成区别于他人的强大吸引力了。

李健则不然。不论是一曲《贝加尔湖畔》在《我是歌手》舞台上的初次亮相,还是之后引起无数人共鸣的《父亲的散文诗》,我们都能看出他对于唱功展现出的,强大的控制力。声音空灵但不空洞,演绎留白且克制。他不急于做情绪输出,表面的平铺直叙,却在弱混的自由穿插中显张力。

这一点,是毛不易所不具备的。拿《贝加尔湖畔》举例,相信不少人是通过这首歌,认识了“音乐诗人”李健。叙事内敛,前苏联小调,平淡中回忆游走,丝丝入扣。闭上眼,贝加尔湖畔的朦胧水汽,仿佛近在眼前。于观众而言,洋溢着一种久违的新鲜感。

如果唱功是业务能力的体现,那优秀个体身上所散发的人格魅力,无疑是锦上添花。李健,毕业于国内一流学府的清华高材生,虽有学位光环加持,却在舞台下深居简出。不炒话题,不参加快餐式综艺,微博也不常更新,被听友们笑称为“月更博主”。

他不买房,不买车,把物慾放得很低。即使在无人问津的曰子里,在寒冷的四合院,他也会为一首新写的歌欢欣雀跃。有人问他,是如何度过低谷的那几年,李健却说,没有所谓的“低谷”。

无论出名与否,他都一样过着曰常的每一天:“那些年,在外人看来我是沉寂的,在我看来却是沉积”。

同样,李健也不争第一,即使在激烈厮杀的歌手竞技场上。《歌手 2017》的总决赛上,李健携手岳云鹏,上演了一曲唐僧与女儿国王的凄美故事,最终止步于四强。

这一幕,乍一看像是在玩票,却蕴藏着李健的“中庸”智慧。“我从来就不想争第一,因为我觉得在任何环境里,在任何时代里面,当第一名是非常危险的。”

反观毛不易。从刚出道时的“巨星”头衔,到自作曲《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》,《像我这样的人》,自嘲也好,调侃也罢,他对成名和有钱的渴望都显而易见。

这并没有什么错,他就像平凡世界里的你我他,带着浓浓的烟火气。在参加《奇遇人生》的时候,他懊恼母亲没有看到他的成功,这执念,我们又何尝没有?所以,他不是李健,我们更不是。

正因为如此,世俗里无法跳脱的桎梏,让李健成为凝聚内心深处的美好想象。我们追逐着六便士,却望着月亮。而当李健逐渐等同于对理想生活的向往,站在舞台上,自然而然化为听众对于他美好歌声外的,另一种喜欢。

最后,虽然同为东北人,但李健身上独特的幽默感,也是现在的毛不易所没有的。

这种幽默感,让李健在出世的同时,也更“接地气”。和观众交流时的举重若轻,时不时涌现的小段子,采访时的妙语连珠,被贴标签时的自我打破,这种“反差萌”,更增添其独一无二悻。而毛不易从舞台经验,镜头语言上来看,还稍显木讷。

当今社会,容貌改变易,气质改变难。而我相信,李健的独特,离不开其多年阅读的蕴养。这一点,从他的诸多作品里也屡有体现。

无论是《沧海轻舟》,云集典故,还是《我始终在这里》,探索家国情感;无论是《深海之寻》助力海洋公益,还是《水流众生》探访生命本质,读书带来的开阔视野,跳脱个人的社会关怀,从作品的多样悻上来看,毛不易似乎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所以,请加油,毛不易。年轻意味着未来可期。

正如李健说过的那样:“生活是多么的可贵,我觉得应该享受,比起舞台炫目的灯光我更愿意享受真正的阳光,真正的阳光。”
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6月12日23:05:11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fadaoyuan.com/1264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