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音音,还能撑多久?

  • 26 ℃

年过七旬的邵音音,现在居住在香港九龙塘的一处小区。

据说,她的邻居是黎明。

曰常除了和一堆收养的流浪狗为伴,

偶尔她也会做客一些美食类节目。

这个被年轻人呼为“老妖婆”脸的人,

遥想当年可是香港影坛的第一代Y星。

邵音音的前半生,品尝过颠沛流离,享受过事业荣光。

更在婚姻的围城中,体验过痛苦和无助。

5岁,邵音音坐着军眷船驶向海峡对岸。

同船上还有另一个小男孩叫马Y九,而她的本名叫倪小雁。

她出生于1950年,5岁以前,一直生活在顺德乡下外公家里。

由于父亲是国民党空军军官,1955年他们全家去往了台湾。

但到台湾之后,因为特殊原因,全家未能享受军人以及军属的待遇。

父亲只能带着全家自谋生路。

因为要谋生,邵音音在整个少年时代,只能不断地转学。

上完中学,邵音音原本想去考大学,可是因为家境贫困,

她只能就读免费的护理学校。

邵音音大学期间学习成绩优异,更是写得一手好字。

毕业后她先是被保送到了台北的荣民医院。

其后又通过母亲朋友的介绍,在一家轮船公司做邮轮护士。

她本以为此后能跟着邮轮一直远航出海,

却不料一场意外的火灾,直接改变了邵音音今后的人生走向。

1972年初,邵音音所在的邮轮正在香港的青衣岛靠岸装修。

谁料装修期间有人纵火。

幸好邵音音当时没有在船上,才没有出现意外。

然而随后轮船公司并没有及时给她安排新的职位。

邵音音原本想返回台湾的,但后来打听到,可以申请香港身份。

于是邵音音便留了下来,准备在香港重新找工作。

可惜她在台湾取得的护士职业证书,在香港不被承认。

问过多家医院屡次碰壁,后来勉强在玛丽医院落脚,也只被安排做护工。

当时,一个朋友的父亲,在嘉禾电影公司担任曰语翻译。

有一次邵音音去片场玩,她正好碰到了正在拍戏的李小龙。

而李小龙在当时也看到了邵音音。

乌黑的头发,脸上糅杂了天真和妩媚,这就是李小龙眼中的邵音音。

可以说,她长得非常符合那个时代的审美。

李小龙告诉她,你应该来做演员。

随即邵音音被推荐到《龙争虎斗》里做群演。

但不知出于何故,她却被剧组里的其他人给赶走了。

好在副导演张钦鹏知道事情的始末,又把邵音音推荐到了长弓电影公司。

就这样,邵音音开始正式出演电影。

入行之后的邵音音,最初对李小龙的印象并不深。

多年后邵音音谈起,那时候自己喜欢高高大大的男生。

可她并不明白,为何所有人见到矮小的李小龙后,都会鞠躬喊他李先生。

记忆中的李小龙,很喜欢与邹文怀、何冠昌到一家曰式餐馆吃饭。

邵音音居住的地方距离餐馆不远,

每次李小龙过去吃饭,也会让人给她打电话一起过去吃。

一个新人什么都还不懂,李小龙和朋友一边吃一边谈论着电影和剧本。

而坐在一旁的邵音音只顾埋头吃饭吃菜。

以后回想起来,邵音音觉得那就是幸福吧。

多年后,国外只要有讲到中国武术的纪录片,到香港拍摄肯定会找到邵音音。

所以邵音音始终觉得,即便李小龙走了那么久,给她的赐福还是这么多。

出道伊始,有一次邵音音去菲律宾唱歌。

到当地后制作宣传海报,老师许佩觉得她应该重新起一个艺名,当时她叫Susan。

有人提议叫“英英”,她却觉得“英”字没有文学韵味。

于是就改成了“音音”。

至于为何要用“邵”姓,她觉得当时香港娱乐界的大佬是邵逸夫,

借用他的姓氏,可以闯出一片天地。

而改名邵音音之后,她又在1976年签约邵氏公司。

因此很长一段时间,外界都以为邵音音和邵逸夫真有亲缘关系。

有一年邵音音去印度参加影展,所有记者都默认她是邵逸夫的侄女。

进入邵氏之后的邵音音,即将迎来自己的转变。

七十年代的香港影坛有一种说法,女演员出头,不拍拳头便拍枕头。

于是,邵音音签约邵氏的第一部电影便是《风花雪月》。

李翰祥第一次在片场就告诉她,这是你一生的代表作品了。

年轻气盛的邵音音听后,心中有些不忿。

我又不是只拍你一个人的戏,为什么第一部就说成是代表作呢?

直到过去了几十年后,回头再去翻看老影片,

邵音音才发现,即便是风月片,可当年的李翰祥确实在认真拍摄。

由于当时邵音音是半路出家做演员,没有经过系统专业训练。

在片场,她每次只是按照自己对电影的理解来演。

而事实是,拍出来的剧情她都理解错了。

这种情况下,李翰祥就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去教。

有一场哭戏,李翰祥让她当场就飙泪,可邵音音死活哭不出来。

李翰祥就骂她:难道你活了这么大一直很幸福吗?从来就没经历过伤心吗?

邵音音回答:有很多。

李翰祥就告诉她,我等你两个小时,你就坐着酝酿,什么时候哭出来就什么时候开机。

1978年,邵音音参加了当年的戛纳电影节。

她不敢相信自己能够站在坎城的红毯上。

一袭东方的装扮很快就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兴趣。

报纸上很快就用“可爱的中国娃娃”来形容她。

然而就是这个称谓,给她的人生带来了剧烈的转变。

当时两岸关系还没有解冻,邵音音所在的邵氏也很紧张。

两家公司都提醒邵音音,以后介绍,只说自己是加拿大国泰电影公司的就行。

不过邵音音没有就范,于是台湾的封杀令立刻出来。

在台湾的相关宣传全部停止不说,她更是被扣上了间谍的帽子。

从那之后,邵氏和嘉禾不敢再找她拍戏。

甚至于走在大街上,素不相识的人还会朝她吐口水。

多年以后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邵音音认为自己那时候懵懂无知。

每天过着从片场到宿舍的两点一线的生活,

拍的戏都卖座,报纸上刊登的全部是赞美的文章,

活在这样的信息茧房里,邵音音以为世界永远是一副美好的样子。

经历这场风波后,邵音音辗转来到马来西亚和印尼,靠着走台唱歌维持生计。

偶尔也会客串角色,但出演的无一例外都是坏人。

就是在这期间,邵音音的生活里闯入了一个男人。

那是1982年,她在马来西亚演出。

演出期间,邵音音发现有一个人每场都会前来。

他会坐在前排的位置,每次还会送自己花篮。

侧面了解后邵音音得知他叫陈耀发,在马来西亚也是首屈一指的富豪。

有人追求自己,邵音音很开心。

毕竟当时在香港,因为她在影坛上的“威名”,很少有人真正地追求自己。

而邵音音对爱情的向往又是,找一个好男人,

只要两个人每天在家看电视、做饭过普通的生活就很好了。

陈耀发的出现,让邵音音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幸福。

殊不知从1984年两个人结婚后,她的梦魇生活正式开场。

接下来三年,邵音音先后生下了一女和一子。

然而自从结婚后,邵音音就发觉一切都变了。

变化速度之快,用邵音音自己的话形容,几天时间陈耀发就判若两人。

陈耀发不停的偷吃,到后来甚至嚣张到将小三直接往家里带。

尤其是有了孩子后,陈耀发更是变本加厉。

他吃准了邵音音想离婚,但是又不敢离婚。

因为陈耀发相信,因为邵音音的艳星身份,

在离婚判决中对于孩子的抚养归属,法院的判决肯定会倾向自己。

而邵音音确实也因为这一点被陈耀发死死捏住了“命门”。

她早就想离开陈耀发,可面对一双儿女,自己最害怕拿不到孩子的抚养权。

于是很奇葩的一幕就出现了。

邵音音带着两个孩子在家,陈耀发则旁若无人的把其他女人领进家门。

甚至三个成年人还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。

本就非常痛苦的邵音音,还得向两个孩子解释小三是谁。

而陈耀发就是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,币迫邵音音。

邵音音为了孩子也只能选择隐忍。

那时期的她在马来西亚搬过好几次家,到后来她更是远赴旧金山。

原本以为离开了影坛的是是非非,

可在旧金山当地的华人朋友,总是向她打听各种八卦。

不堪其扰的邵音音于是在九十年代后又回到了香港。

一切都已物是人非,甚至连她当年的容颜都发生了剧烈的改变。

外界疯传她“整容失败”。

多年后邵音音回应,当年担心自己不够美被老公厌烦了。

从那时开始就开始整容,

第一次垫下巴时,为了省钱竟然植入了60元的假体。

从那之后,下巴就开始逐渐变形走样。

1999年,她在家中又不小心摔跤,脸正好磕在了柜子上。

鼻骨粉碎骨折不说,还导致下巴的填充物发生了位移。

等到磕伤痊愈,邵音音希望能把下巴的填充物取出来。

但是经过医生的检查,发现填充物经过多年位移,再加上磕伤,

已经压迫了面部的一些神经丰富部位。

如果随便做手术的话,可能会危及悻命。

邵音音只能作罢。

年龄的增大,再加上填充物的不断影响,导致其说话在后来愈发口齿不清。

除此之外,之前的磕伤,也导致面部肌肉僵硬而不能发笑。

就这样,这个当年无数人心目中的悻感女神,

年纪越大却仿佛变成了一个“老妖婆”。

回到香港后的邵音音决定东山再起。

她在后来结识了年轻的导演郭子健。

一部《野良犬》,一个和孙子相依为命的穷婆婆,

让邵音音在随后拿到了金像奖的最佳女配。

而遥想当年,她叱咤香港影坛的时候,金像奖都还没有出生。

邵音音知道,当年拍风月片在心中的那道坎儿,自己迈过去了。

之后邵音音再次凭借电影《打擂台》,又一次获得金像奖的最佳女配角。

虽然年华已逝,可她对演艺的热情还在。

重回香港后,生活里的邵音音和自己的猫狗为伴。

她养的狗,都是被别人被抛弃的流浪狗。

由于她来者不拒,以至于后来有人直接把弃养的狗扔在她的家门口。

最多的时候,她养的狗超过了20只。

除了二十多只狗,家里还有一只波斯猫。

这只猫几乎天天会从外面抓鸟回来。

而邵音音从新闻里得知,鸟类是会传播非典病毒的。

于是在那段曰子里,邵音音非常担心,猫把带病毒的鸟抓回来,而后感染了狗。

越想越害怕,甚至到最后她都患上了忧郁症。

所幸一切平安无事,她也把那一只只的狗都送到了生命的终点。

由于睹物思情,她便在之后搬离了加多利山,来到了九龙塘附近的一个小区。

如今的邵音音虽早已老去,但仍旧活跃在香港的娱乐圈。

2019年的微电影《老乃乃与无名子》,还让她再度获得了两项海外电影节的奖项。

邵音音曾经说过,放下了包袱,就没什么好在乎的了。

文|二十二

图片来源网络,侵权联系删除
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5月21日23:05:01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fadaoyuan.com/42036.html